您的位置:主页 > 航空资讯 > 航空资讯 >

2020的世界空天,我们将看到什么? 来源:科研管理办公室 作者: 科研管理办公室


202021世纪20年代的大门向你打开。这是一扇通向未来的大门。
 

60多年前的1958年,《航空知识》杂志创刊。如果把2020的时光拨回60年前,然后以每10年为单位回拨,选择那些与《航空知识》产生碰撞的交会时刻,是否会使是电石光火的空间扭曲呢?

 

今天的我们又会以何种方式告慰前辈,过好将来呢?

 

1960
 

《航空知识》19606月号封面——开发宇宙。
 

“我们的太空胜利是致苏维埃祖国的赞美诗”(上世纪60年代苏联宣传画)

 

先把时钟拨回1960
 

2020年的我们,再来看看当年这幅封面,突然觉得这是先辈对我们的深情告白。时间是浪漫的。遥远的地球家乡作为背景,展现在浪漫的夜空背景上。早已在地外行星生活的人类以穴居的方式抗拒着强大的宇宙辐射和温差,星际火箭已经蓄势待发。
 

1960,那是一个人类笼罩在冷战阴云里的年代,美苏超级大国的太空竞赛已然开启。本期《航空知识》,在为当年515日苏联成功发射人类第一艘宇宙飞船欢呼。尽管这艘被西方称为斯普特尼克4的卫星式飞船还不能载人,但已经是苏联东方载人航天计划的第一位探路者,为次年加加林进入太空打响当头炮。

 

60年后的我们所了解的一切,是60年前的人们所想到抑或没想到的未来。美苏太空竞赛以苏联的解体画上休止符。但人类的好奇心,以及大国在空天领域的竞争并没有停歇,除了我们,更多的国家如以色列、印度、日本也在加入空天俱乐部
 

2020,大时代的大幕已经拉开,我们会对未来说些什么呢?仅仅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我们的长征五号火箭已经发射,2020年,我们将开始太空站建设,回收月球表面土壤样本,同时,还可能准备进行火星探索。2020,是一个中国梦想的开始。
 

我们笑看竞争,因为我们坚信和平。和平开发空间,是我们一贯的主张,同时也是为人类的发展书写下的一页华章。
 

陈肖/
 

陈肖/

 

1970望北斗

东方红一号卫星

 

1970。那一年有些怪异。因为中华大地内乱浩劫,《航空知识》仍在停刊中,未能正常出版。不过那一年的空天探索,中国人的成就壮丽辉煌。很可惜,我们未能记录下当时的盛景。1970424日,东方红一号卫星,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请记住,中国航天史的新纪元,是从这一天开始的。中国成为继苏、美、法、日之后世界上第五个独立研制并发射人造地球卫星的国家。

 

“两弹一星”,中间有多少让人动容的故事,我们已经无法系数知晓。2018年,我去了当年东方红一号卫星的发射工位。斑驳掉漆的钢铁发射架,仿佛像一个忠诚无言的白发老兵。心中感触,无以言表。不光是震撼,还有感动,还有很多……

 

2020年,我们将完成 30 颗卫星发射组网,全面建成北斗三号系统,全球定位精度为水平10米、高程10米;亚太地区定位精度水平5米、高程5米。北斗为全球用户提供定位导航授时、全球短报文通信和国际搜救服务。

 

现在我们站在通讯领域的潮头,可以享受所有先进科技带来的生活便利,需要对筑起我们头顶无形盾牌的先辈们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2018729948分,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及远征一号上面级),以一箭双星方式成功发射第三十三、三十四颗北斗导航卫星。

 

1980
 

1980年第6期,封面是一架波音747SP宽体客机

 

1980年,是一个蒸蒸日上气象万新的年代。《航空知识》在1974年复刊后,也有幸成为中国民航事业发展的见证者。本年度第6期,封面是一架波音747SP宽体客机,象征着一个与国际接轨时代的开启。而1980年,全年民航旅客运输量为0.034亿人次,也就是340多万。

 

2019年的完整数据我们还没有看到。仅看客运量月平均增加速度。2019年全年数据当高于2018年的6.1亿人次。

 

什么叫增长?这就叫增长。改革开放让中国经济实现爆炸式成长。在最关键的时刻,中国选择了正确的发展方向。这一步大棋,走对了!

 

《航空知识》一直在关注着民航事业的发展。

 

在过去的一年,我们继续关注着国产大飞机C919的进展。

 

我们在关注民航宏伟工程——北京大兴机场的建成。

 

2020,我们继续密切关注国产C919大飞机的试飞。

 

2020,我们和您继续见证中国民航的成长。
 

中国曾研制的大型运输机运10,以及四个大字:永不放弃!
 

C919106号试验机

 

1990
 

这一年刚开头,《航空知识》为我们的读者献上了一个小礼物——一幅歼8Ⅱ型战斗机的年历。

 

2020,八爷已经老了。但在1990那个年代,歼8Ⅱ战斗机史无前例地换装了大型机械扫描雷达,因此机头由。在一代军迷心目中,这是一个代表着先进或者魔幻的标志。1990年,是魔幻的一年。世界风云变幻,苏联已在解体前夜。另一方面,萨达姆出兵科威特,呼之欲出的海湾战争不光会改变伊拉克这个国家的命运,也将推翻中国军方对现代战争的固有认识。被震撼!这一年!

 

那个年代,恰恰是我国财力紧张的时候,大量军工单位开工不足,纷纷转产民品,生产摩托车、冰箱,甚至买冰棍,艰难求生。人们通过《航空知识》,通过电视媒体,看到美国F-14F-15的魔幻造型(飞机还可以有俩尾巴——双垂尾!),也不禁对我们自己的装备十分担忧——我们还能赶上他们吗?歼8Ⅱ战斗机的出现,是给时人的一剂强心针。我们不知道,航空人付出的艰辛,航空人曾经有多难。

 

如今,我们看到国产先进的歼20隐身战斗机呼啸长空,我们已经有能力震慑世界一流水平的对手。您想起了什么?让我想起的,不仅仅是歼8Ⅱ战斗机总设计师顾诵芬院士。还有,那些年坚持下来的所有军工人,他们的妻儿老小。那些在逆境中坚持理想的普通人。

 

2020,中国军机依然在频频露面。歼20、运20、直20,我们在等待下一个……
 

顾诵芬院士
 

20 陈肖/
 

20 白龙/

 

2000
 

《航空知识》2000年第九期封面

 

出门坐什么飞机最快?在2000725日之前,高端收入的人群可能会想到协和飞机。然而这种在世界上首度投入使用的超音速客机这天被跑道上的杂物击穿油箱和起落架电缆,引发致命的空难。英法合作的协和飞机于1969年首飞,1976年服役,能够在15000米的高空以2.02倍声速巡航,从巴黎飞到纽约只需约3小时20分钟,比普通民航客机节省超过一半时间。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协和飞机采用涡喷发动机,非常费油,超音速飞行产生噪音,也被美国方面故意夸大(原因你懂的),引发环保主义者的抵制。本次事故后,协和雪上加霜,不得不于2003年提前退役。

 

协和飞机的退役,使得民航客运航空重回亚音速时代。不过追求速度的冲动一直隐藏在人类的内心世界。目前,国外一些公司正在研发新一代的超音速豪华私人飞机,为那些愿意支付高价以节省飞行时间的客户服务。比如美国Aerion公司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合作研发的新一代超音速客机AS2。此外,美国 Boom公司在研的XB-1系列客机据说能达到2.2马赫。美国斯派克(SPIKE)也有类似项目。为了降低噪音,Aerion公司与通用电气正在联合研发新型超音速发动机。此外,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正在通过X-59项目研究超音速飞行的降噪技术。
 

2020,很多人一定想飞得更快。快到什么程度,需要我们慢慢观察。
 

美国Aerion公司新一代超音速客机AS2概念图
 

Boom公司在研的XB-1系列超音速客机
 

美国斯派克(SPIKE)也有S-512项目

 

2010

2010年第12期,《航空知识》封面主题聚焦航发

 

航空发动机涉及学科众多。举例而言,涉及气动热力学、燃烧学、传热学、结构力学、材料力学、控制理论等众多领域,需要在高温、高压、高转速和高载荷的严酷条件下工作。推力/功率要大,重量要轻,可靠性要高,安全性要好,寿命要长。民用飞机的发动机不仅要满足噪声小、排污少的特征,还要具备经济性——耗油量少。这对一个国家基础工业的水平提出强烈挑战。

 

2016年,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成立,航发产业长期给主机项目当配套小弟的局面被打破,理论上为航发的发展扫清制度壁垒。但是,由于我们国家航发产业的基础和人才储备长期以来处于弱势,赶不上西方国家,因此需要打上一两个翻身大仗,才有可能把航发后续的发展带起来。比如军机方面,是研制并稳定生产出推重比超过10的第四代发动机,为四代国产战机提供可靠动力。民机方面,则必须研制出涵道比在10-11之间的大功率涡扇发动机,为国产大飞机的动力来源提供可靠的备选方案。

 

目前,国外像美国普惠公司已经在测试变循环发动机。在爬升、加速和超声速飞行时,涵道比减小,变成涡喷发动机,增大推力。在起飞和亚声速飞行时,涵道比增大,变成涡扇发动机,降低油耗和噪声。这方面我们的技术储备并不多。同时国际局势也在发生深远变化,一旦大飞机项目涉及的航发引进面临不可控因素,势必影响到919乃至929项目的推进。

 

2020,中国航空发动机产业任重道远。我们为航发取得的所有成绩欢呼!加油!
 

变循环发动机基本原理。
 

测试中的美国F-135发动机,推力大于18吨,是目前世上单台推力最大的军用发动机。

 

2020

世界已来。未来已来。
 

天空本为一体,一道人类科学先贤虚指的卡门线,把“天”与“空”进行了逻辑的区分。也即从此,航天与航空出现了明显的概念分野,开始分属于不同的领域。一“线”之下,航空气。一“线”之上,航空间。然而,美国太空部队的建立,X-37B这类空天飞机的出现,势必将空与天更为紧密地联系在一体。或者说,空天本来就是一体。

 

探索的人类,步伐如你。从摇摇晃晃迈出第一步,到插上人工制造的翅膀,再到利用化学能量克服地心引力的羁绊。

 

世界那么大,都想去看看。

 

这种极为强烈的好奇心和进取心,跨越了“空”和“天”的界限。抬头仰望,那里万千航迹,火箭热焰犹在,无形的电磁波通过手机、电脑乃至各种智能设备连接你我他。

 

世界没多大,都在星空下。